一周没下床 实习护士让我快点进入

情感网文 2020-06-03 12:01:31

约莫过了大半小时,除了要留下值班的人,其他的都已纷纷下班。

陈锦坐在位置上等着苏绾,抬眸瞅着蓝柔还在座位上,不由上前问道:“你不用值班,怎么还不走啊。”

蓝柔边打着电脑键盘边回道:“我等这份资料录好了再走。”

陈锦低头俯身看了看,转念轻和一说:“你真该找个男朋友陪陪了,那下班准到点就走了。”

蓝柔听此心中一紧,随而顺口说道:“你管的还真多啊。”

陈锦呵呵笑了笑,此时他桌上的手机响起,转而快步上前一接道:“喂...”

“我已经在你们楼下了。”苏绾缓而的声音传来。

“好的,我马上就下来。”陈锦应道转而挂了电话,朝蓝柔笑着挥挥手就走。

蓝柔回眸望着他消失的身影,心中滋味酸杂不已。

因着温言还在办公室,故而陈锦走前就先去她那,推门探头一说:“头,我先下班了。”

温言瞅了眼时间,随而点点头应了声。

转而间陈锦满脸笑意,将门轻而关上。

温言对着坐在一旁的他说:“这陈锦今天下班还延迟了,平时可是点到就走呢。”

简黎听此转眸听着她的感慨,浅然一笑。

温言随而理了理桌面,亦起身走到他身边说:“我们也走吧。”

“好。”简黎紧而应道起身。

刚欲走出之际,温言的眸光从窗前远望而出,不由伸手轻拉住他的手说:“你看,停在那的是苏绾的车吗?”

简黎回过身,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看道:“是的。”

不过会,陈锦走到车边,打开副驾驶位坐进,车子便缓缓驶出了警局。

温言回眸望着他慨然说:“这两人发展的这么快吗?”

“绾绾没提过他们在一起了。”简黎直视着她回道。

“看不出陈锦这小子,还挺积极的。”温言随而感慨道。

简黎听此笑了笑,牵过她的手走出办公室转而说:“晚上你还要做饭吗?”

温言一听边走边说道:“那是当然了,我要努力抓住你的胃。”

简黎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轻而一声说:“你都已经勾住我的心了。”

温言望着他挥挥手,诚然说道:“不够不够。”

两人便一路谈笑着回家去。

苏绾自警局接到陈锦后,便开车前往餐厅,过了二十几分就到了目的地。

转而在定好的餐桌边坐下。

服务员瞅见快步来到桌边,拿过餐单一问:“两位想要吃点什么?”

苏绾大略看了眼,抬眸望着他问道:“你喜欢吃什么?”

陈锦被她一问愣了愣,转念回道说:“我不挑食,跟你一样也可以。”

苏绾听后便翻着餐单点了点,服务员就按她所要的下单,转而向着他们说:“两位请稍等。”说完便朝厨房走去。

陈锦望着她先而一说:“因为工作临时爽约,真的是很抱歉呢。”

苏绾转而浅笑说道:“可以理解,你们的工作本就时间不规律。”

“你每天要面对有心理疾步的病人,也挺累的吧。”陈锦转念问道。

“我已经习惯了,帮他们走出思想困境的时候,是最有意义的。”苏绾脸庞在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更加柔和。

“你这职业真让人敬佩。”陈锦不由赞叹道。

“彼此吧。”苏绾从而一笑,两人彼此间便谈笑着。

而工作时间弥乱的还有杂志社,现在仍是灯火通明着,三三两两的人还在奋斗在工作岗位。

许承理好手中的资料后,走到顾煜桌畔对着他说:“今天去了一趟局里,没拿到谢琪案的信息。”

他听后似不意外,抬眸直望着道:“明天我抽时间去吧。”

“那好,我先走了。”许承转而向着他和庄攸打了声招呼。

顾煜继而埋头写着稿子。

两人的周身已无人坐着,庄攸随而将转椅滑到他桌畔,转念低声一说:“你如果真的觉得,和我一起出任务会不自在,我可以让主编把我调离。”

因着她心中能感知,虽说两个人白天相处如常,但她显然能感受到,顾煜对自己说话越来越少。

他听到并未抬头,仍是在拿笔写着,轻而一说道:“那倒不用。”

庄攸顺然再问道:“那你为什么都很少和我说话。”

顾煜边写边一说道:“没什么想说就不说了。”

“还是因为那晚的事吗?”庄攸双眸如水,凝视着他道。

顾煜听及此顿下手中的动作,抬眸直视着她片刻道:“你想说什么?”

庄攸嘴角勉而一笑道:“我想说什么话,对你有用吗?”

“你既然心里明白,那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卡也任由你在刷。”顾煜顺然接着说。

“真的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庄攸眸中似泛过泪光轻而道。

顾煜似听到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转而抽了纸巾递给她说:“你别哭,我最讨厌就是女人这样了。”

庄攸接过微擦了擦道:“其实我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你。”

顾煜听后只觉身子微怔,双手有些发麻着,愣了愣神,转眸望着她说:“可我喜欢的是言言。”

“我知道。”庄攸满目诚然点点头,转而再一说:“但我不在乎。”

顾煜紧瞅着她继而说道:“你进不了我家门的。”

“这也无所谓。”庄攸紧而再说道:“我只是想要感受一下爱情的滋味。”

“爱情讲究的是两情相悦,我们不适合。”顾煜转念接着一说。

“那你和温言呢,不也是一样吗?”庄攸顺然一说。

顾煜听此眉宇间微蹙,想要开口骂,但终是忍下了,默不作声的阖上本子,关掉电脑准备离开。

庄攸紧而走到他身边说:“你看现在已经那么晚了,是不是送我一次。”

顾煜听后望了眼时间,转而向着她轻声一应:“嗯。”

两人便离开办公室,乘坐电梯下楼到停车地,转而坐上就离开了杂志社。

夜色萦绕的江畔,点缀着闪闪亮亮的路灯,更显有一番风味。

尚雅苑灯光莹亮,因为天气炎热,家家户户都不外出,待在各自的空调房中。

温言两人此时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人一台手提电脑看着。

忽的她似有些起鼓,面上泛起怒色,将电脑甩于一旁。

简黎听到声音,顿下手中打击电脑键盘的动作,抬眸望着她柔声问道:“谁惹你生气了。”

温言伸手微抓过一旁的抱枕,圈住在胸前,腿间盘膝而坐,瞅着他紧然一说:“现在这世道,骂人都不用了解事情原委,张口就来的吗?”

“言论自由的社会,你也管不到别人的嘴巴。”简黎转念浅而一笑说。

温言面上仍是愤慨,继而一说道:“骂别人就算了,我也没心思管,但是本市的论坛上,莫名其妙多了好几条骂你的贴子。”

简黎随而将电脑放于欧式宽大的乳白茶几上,转而缓步走到她身畔坐下,拿过她甩在一旁的电脑,指尖在鼠标键上滑着,眼眸细细的看着。

温言坐在旁边,指尖紧拽着抱枕,口中仍有怨气说:“这白天闹事,晚上就找人开贴骂,还说的这么难听。”

简黎大略看了下后,便将电脑放于一旁,回身轻搂过她抚慰道:“别生气了,随他们去吧,像我这职业,本身社会关注度就高,这些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温言听此瞬而从他的怀中窜出,直望着他说道:“那不行,我一定要查出是谁在背后诋毁你。”

简黎凝视着她有些气的泛红的面颊,指尖轻拂了拂转念说:“不管是谁,如果我们花心思去追查这事,也许就是中了人家的计,将我们查案的精力分神,从而不能更好的全身心投入。”

“那你只是帮谢哲他家,什么都没得到,还要被人指着鼻子骂。”温言气呼手指着心间说:“我这里堵的慌。”

简黎嘴角微漾,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转而柔声说:“气坏了自己的身子,那多亏啊。”

温言仍是气闷,伸手一拍自己的胸脯,双眸满是坚毅之色道:“在我温言的字典里,骂我随意,但骂你我可是要拼命的。”

简黎浅然一笑,两道浓眉亦泛起涟漪,不由轻而一说:“我的小言很护夫呢。”

“那是的。”温言微抬了抬下巴傲然一应道,转而想要拿过电脑继续翻看。

简黎瞬而将她的身子扶正,转念一说道:“别看了,无视就好,不然又要生气了。”

“我还气不过。”温言欠身仍是拿过电脑,伸手指着其中一条厉声说:“什么叫咒你和秦阳一样的下场,断子绝孙。”说完她的面上已然气的涨红。

简黎拿过手提电脑,伸手将屏幕盖下,往旁的一甩道:“不管他们怎么骂,都对我们没有丝毫影响。”

“可我心里闷闷的。”温言仍是气结转而愤然说:“咒你断子绝孙啊,怎么能这么没口德。”

简黎捋了捋她又有些凌乱的发丝,柔声一说道:“这事他们说了不算。”

温言转眸直视着他说:“那谁说了算?”

简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上前缓而欺近她的耳畔,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一说:“我们!”

温言听后耳根瞬而一红,伸手轻拍了下他的胸前,转而一说道:“你又想占便宜了。”

简黎轻柔笑笑说:“昨晚是谁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偷亲我的。”

“谁啊。”温言眸中泛着光,故意装傻充愣说道:“怕是你梦里,哪个姑娘亲你了吧。”

“是吗?”简黎缓而再靠近她。

温言却跟着向身后倒去,转而双手撑住他的胸前说:“我要去洗头发了。”说完转瞬间从他禁锢的怀中溜出。

简黎浅笑微摇摇头,随而亦起身走去。

因着有专属的洗发青瓷浴台,直接坐在青瓷石凳上,便可直接浣洗。

待走进主卧的洗漱间,瞅见她正在调试水温。

简黎凝视着,走到她身畔轻言一说:“我抱你洗。”

温言听此后眸光一转,面上泛起笑意,皎洁一笑轻快应道:“好啊。”

简黎随而在青瓷石凳上一坐,温言转瞬就斜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紧圈着他的颈脖。

过了片刻,他伸手探了下水温,觉得刚好的时候,向着她缓而一说:“可以洗了。”

温言望着他微点点头。

简黎便手拖住她的背,缓而将她上身放下,让她的颈脖刚好抵在浴台沿,随而两点一力犹如直躺着洗头般。

他伸手将干浴巾拿过,垫在她的身前,以防被水溅湿。

从而拿过水雾喷头,转而帮她开始清洗。

温言微闭着双眸,他指尖伴着洗发凝露,轻轻的按摩洗着,只觉舒适不已。

如此反复洗了数次后,就用毛巾将她头发擦拭干,转而就用吹风机。

前后用了二十几分钟,待最后一缕发丝吹干,简黎关了吹风机,转而在瓷台上一放。

温言转身回眸之际,刚好撞入他的胸前,两人脸庞近在咫尺间,彼此间双眸凝视。

暮然间,简黎瞬而将她逼贴于墙畔,伸手紧搂过她的腰际,温热的双唇紧吻而上。

温言伸手白皙的手,亦是攀上他的颈脖,牢牢圈住,双唇热烈的回应着他。

两人转而开始褪去彼此的衣衫,紧贴的双唇却并未松开半分,仍是紧紧相贴着。

衣服随而应声脱落在地,彼此间紧贴边吻边往床畔走。

待走到床边,温言背后倚床而躺下,简黎在上爱抚着,彼此间的热情融化了一切烦恼,满室都泛起层层涟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