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体内放东西出门 出租屋换租妻续集

情感网文 2020-06-03 09:01:21

一个多星期后,沈罗熙原先白暂纤巧的小手就被那油腻腻脏污污的淘菜水奴役得不成样子了,她的手变得通红而且有点肿,指头上的皮肤和掌心里感情线上方的区域都变得粗糙,还裂开了一层层的皮屑,即使这样,她心里的成就感也胜过了手掌的变化。她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孩子,她为自己能战胜女孩子的虚荣心和体面感而高兴。就像父母爱她,但不宠溺她一样,她也疼自己,但不自私地一切为我。.

“罗熙啊!”妈妈拿起她的手, 轻轻地抚摸着,“我们的小可怜,别去干了,家里真的不缺那点钱。”面对懂事的孩子,父母嘴里的昵称是最容易出口的。

“妈妈,这有什么啊?它们还会反弹回去的。” 沈罗熙正反看着两只手掌,“我又不是手模,再说咱又没有给这手找买家,管它变成什么样呢。”

“啊哟,我把女儿刻薄成这样,我睡梦里都不安生哪。”罗熙好妈像个忏悔者,恨不得把罗熙遭受的全加到自己身上。

沈罗熙紧紧抱住妈妈,像安慰孩子似的说:“妈妈,有你和爸爸的疼爱,所有的苦闷和忧伤都会远运离我而去,这点劳累算得了什么呢?你知道,我不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人,只要我想干的事,我一定去干,而且想干得尽可能好,现在我手的现状就是我想干得尽可能好的证明啊。”

罗熙妈妈心又软了,她本就是个温和脾性好的人,听女儿如此一说,她更是喜欢女儿的一切了,她始终记得,是罗熙来到这个家,才让她和沈永的生活充满了更多的欢乐,使这个家才更像一个家。

瑞豪酒店的员工们都很喜欢沈罗熙,连一向待人比较严苛的老板娘也对沈罗熙露出了几次笑脸,当然没有哪个人能有神力博得身边所有人的欢喜。

一个在瑞豪酒店干了两年的女服务生最近总是受到老板娘的指责,究其原因是与沈罗熙有关。与沈罗熙比起来,她显得懒得多了,滑头得多了,她总是能自以为聪明地把活推给沈罗熙去干。结果就是,沈罗熙傻乎乎去干了,她乐滋滋一边悠闲去了,大家双眼都瞧得见她的悠闲并公然奚落她了,奚落中自然拿她和沈罗熙相比。相比中她越发讨厌沈罗熙,讨厌久了,便想使出招儿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恨。

淘洗了近一个小时,沈罗熙终于把中午需要备用的菜样全都洗净放置好,那个四方的池子里照例又存了满满一池污水。

沈罗熙回到休息屋子里,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然后她又回到池子边,打算拔掉池塞,清洗池子。

雷子的眼睛不停地在她身上掠过,仿佛看了她一眼,做出的菜会更鲜味可口。但他知道他看她的每一眼不只是为了做菜,看她一眼就能让他躁动不安的心连续安静地呆在厨房里,能让他的眼不断地专注于冒着热汽和油气的大勺上。

那个女服务生也在紧盯沈罗熙,当然她和雷子不一样,她在寻找让自己心里放声大笑的机会、让沈罗熙难堪不已的机会。不让沈罗熙出丑一次,她心结难解。这个突然闯入而来的介入者,摧毁了她在这儿维持了两年的好形象,她怎能不怒!

沈罗熙缓缓走到水池边,女服务生也同时从对面一间屋子里走出来,她俩成九十度的行走坐标。雷子的眼睛也从厨房的大窗看过来,这次他紧盯的不是沈罗熙,而是女服务生眼里的怨气,他是了解点女人间的争斗的。

他放下手里的刀快步走出厨房,女服务生正好靠近沈罗熙,沈罗熙刚要弯腰去拔池塞。那时刻,女服务的胳膊猛一用力去推沈罗熙的后背,沈罗熙猝不及防“啊“的一声倒向水池。

雷子的手速比刀工的速度还快,他一把拉住沈罗熙的一只胳膊。

沈罗熙摇了几晃,终于站稳,她惊吓得转过脸看着雷子。

待沈罗熙看见急走而去的女服务生时,她才明白怎么回事。

中午两点多, 客人才渐渐散完。在吃饭厅里,沈罗熙坐到雷子对面,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雷子腼腆一笑,不好意思地说:“你今天都说好几次谢谢了,如果再说,就真的见外了。”

沈罗熙也笑了,说:“没办法,我就是个受恩就感激不尽的人。”

“像你这样的女孩,真的不多啦。”雷子赞叹道。

“哪有不多了,是你天天呆在厨房里,没有见到过而已。“

雷子脸色瞬间变得有点卑微,沈罗熙也发觉自己的话不太合适, 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千万多别想。”

雷子镇静下来,抬头说:“没事的, 我不会多想。说实在,现在有时我也在想,我是不是就这样与厨房打一辈子交道,填充眼里的只有油锅菜板、炒煎蒸煮、摆盘切菜。”

“只要你喜欢这份职业,就可以干下去啊。”沈罗熙注意了言词的斟酌。

“说不上喜欢 ,只是当初厌烦了上学,第一年没考上大学,就回家干了这行, 收入没风险 ,又管口粮,觉着很合适,就想稳定下来干一辈子。”雷子淡淡地说着,但他始终没说出心里的秘密,他觉得他没有必备的条件去允许他说出这件事,他的克己能力使他战胜了心里的杂念。

听雷子说这么多话,沈罗熙的冲动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她脱口而出:“如是你还想见见外面的天地,那你可以再去参加一次高考啊。”

雷子被这句话震得猛地抬起头,他好大会都没说话,走出校门后的两年,他从来没有再想过这个话题。两年前,他在高考中落榜而逃,什么“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只要不死就往死里学”这些沸腾血液的励志之语早被他丢到爪哇国去了。

谁能想象得到,他自己也没想到,他这样一个在厨房里吸食了两年油烟、满身蒜沫大料味的社会青年会再去征战那颤颤巍巍、嘎吱嘎吱作响的高考独木桥。

他从来不是一个怯弱的人,但在这样一个问题上,他还是在矛盾中挣扎了一会。但他心里明确知道:步入社会后,他才深刻意识到,人们的一些极好品性和能够创造出更高价值的潜能,大半都是从学校教育得来的。

“你可以考虑考虑,说不定我们明年能一同考入大学呢。”沈罗熙笑着说道,话语和神情里都闪耀着期望。

雷子的眼神一下子放起光来,他有些惊慌失措地高兴,他像是自言自语道:“我还可以考上大学吗?”

“能啊,当然能啊,只要你努力。”沈罗熙肯安地说。

“呵呵……“雷子笑了两声,他的目光变得单纯坚定起来了。

人一旦有了迷恋的东西,心思就会兴奋起来,“再参加高考”这个想法在雷子头脑中水起云涌起来,连那爱情的小萌芽都隐身在了再去参加高考的兴奋中。

他干起活来更带劲了,他充满激情与仪式感做出每一道菜,仿佛将要与它们作郑重的告别,他要在离开这里之前,全心做好这份职业。

陈大厨惊异于他的变化,几次打探,雷子也只是嘿嘿地笑着。

沈罗熙与雷子之间的关系也变得亲切轻松起来,雷子始终没有说出口的话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纯净更快乐。雷子感激沈罗熙的点醒,让他在平凡的生活里看到了前途中的光亮与希望。

今天,柳舒非常高兴,因为这一天楚震尘才真的像一个顾家的好男人。三年来的每一个今天,楚震尘都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平静安逸和睦过日子的一家人。

楚震尘提前就在瑞豪酒店订了一桌饭,他甚至把公司下午的事务都安排好了。能让他如此重视的一天,绝对有重

要的事。是的,这一天是柳舒的父亲柳开栋的生日,今年的这一天是他六十二岁生日。

柳开栋是做房地产发家的,中间也有做过大型商场和酒店生意的投资,早已赚得钵满盆满,在蘋水市柳开栋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柳舒的第一任丈夫岳辉就是他手下的一名战将,柳开栋也把岳峰当成儿了来看待,毕竟他就柳舒一个独生女儿。岳峰的离世,让柳开栋很是伤心了一阵子。

楚震尘第一次见到柳舒,就是在参加柳开栋组织的一次商界会议上。他能快速和柳舒走进婚姻殿堂,并不是他被柳舒身上的女人味吸引住了,而是柳舒背后的柳开栋让人太侧目相看。楚震尘对这桩婚姻很理性,作为女婿身份,他做得周到到极致,他从不做让柳开栋生厌的事。

他并没有在柳开栋面前表现得多么崇尚金钱,他说他只把金钱看成一个企业家应有的运转资本,他在柳开栋面前展示更多的是对他的佩服和敬意,这一点柳开栋很是满意,也许这是所有成功人士都乐意从别人那里看到的。

柳舒对男人的爱永远留给了岳峰,她也没有对楚震尘完全的索然无味,但楚震尘的昼出夜伏,楚震尘对她的彬彬有礼,激不起她身体里女人的兴奋点,当然她也不会放下身段去讨好楚震尘。

唯有今天这个日子,他们才像普通夫妻一样四目交流,说不上是刻意的表演,也说不上是心犀相通,他们对彼此的想法都心知肚明,但又不挑破不说穿。

上午十点三十分的时候 ,楚震尘就离开了公司,他要亲自去接柳开栋到酒店。早到那里一会,他可以和柳开栋叙叙家常,等待柳舒和珂儿的到来。

楚鸣陌也在车上,他一直望着车窗外倒退而去的街边风景,他脸上无任何表情,他对父亲今日的表现,心生不屑。

也只有在这个日子,他才想起他还有个身价显赫的外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