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婶子啪啪啪 摸下面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03 09:00:33

鉴于他现在的动作,林瑶瑶觉得他说的话可信度为零,她无奈的说:“庄先生,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她试着推开他,但他力气太大了,她的反抗就像螳臂当车,一点作用都没有。

庄怀森见她实在害怕,终于停下动作,他漆黑的眼眸盯着她的脸,看得林瑶瑶的脸通红,他才从她身上起来,转身去了浴室。

林瑶瑶觉得自己再待下去特别危险,当听见浴室的水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她用最快的速度夺门而出。

刚下楼,就流年不利碰见了找了她一晚上的宋明志。

宋明志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十分扭曲:“这不是刚刚那位小美女吗?我记得他们好像说你叫林瑶瑶?怎么不躲了?”

林瑶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问:“你想怎么样?”

宋明志看见她的动作,讽刺一笑说:“林小姐,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宋少爷,我刚刚只是一时失手,并非故意要伤你,你一个大男人,何必跟我过不去。”林瑶瑶试图说服他。

她一提起这件事,宋明志就生气,他阴郁着一张脸说:“我非要跟你过不去,实话告诉你,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伤了我,我都会十倍百倍还回去。”

林瑶瑶听了他的话,觉得这次在劫难逃,她暗叹一声倒霉,四处看了看,想找机会逃走,正好看见一个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来,盘子里有四杯酒。

她想都没想,直接把服务员推到宋明志身上,服务员惊呼一声,盘子里的酒全部泼到了宋明志身上。

周围的人听见这边的声音,很快围了上来,询问怎么回事,林瑶瑶趁乱跑了。

宋明志再次气急败坏的抬头,只看见了林瑶瑶的裙角消失在拐角处,他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林瑶瑶!”

这是今晚第二次她把酒泼到他身上,两身昂贵的西装全部毁在她手里,他气得差点冒烟。

几个跟班听见声音,连忙跑过来问:“宋少爷,这是怎么了?”

宋明志朝他们吼道:“早干嘛去了?老子出事了才来,那个女人朝那边跑了,赶紧去给我追!”

几个跟班被骂得狗血淋头,又不敢反驳,只好去追,刚跑出没几步,就被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拦下,庄怀森缓缓的走过来。

林瑶瑶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

她准备蹑手蹑脚的上楼,被站在楼梯上的一个女人拦住,那个女人问:“这么晚才回来,去哪儿了?”完全是质问的语气。

“有点事。”林瑶瑶不想跟她纠缠。

“野丫头就是野丫头,深更半夜才回来,是不是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出去鬼混了?”语气充满鄙夷。

林瑶瑶有点生气:“韩秀雅,你说话要有证据,不要含血喷人!”

韩秀雅尖酸道:“哟,我身为你的表姐,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还不能教育你两句了?”

“你只是我表姐,不是我亲姐,你没有权利管我。”林瑶瑶据理力争。

“那你只是我表妹,不是我亲妹妹,我们是不是也没有权利养你们?”韩秀雅咄咄逼人的问。

“你……”每次一说到这个问题,林瑶瑶就理亏,是啊,她和妈妈不过是寄宿在别人家里的累赘,永远只能看别人的脸色生活。

“瑶瑶,别老是和你表姐顶嘴,去睡觉吧。”韩玉燕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温柔的望着林瑶瑶。

林瑶瑶今天身心疲惫,也不愿和韩秀雅过多纠缠,只能乖巧的回应:“知道了,妈妈。”

林瑶瑶十岁的时候,爸爸就病死了,当时韩家以抚养她们母女为由,将她爸爸的公司吞并,纳入韩家的名下。

韩秀雅的爸爸韩生,也就是林瑶瑶的舅舅,承诺会好好善待她们母女,甚至还说等她成年后会把公司划分出来还给她。

然而这些年,他们一家人对待她和妈妈的态度越来越差,林瑶瑶今年已经二十岁了,韩生却似乎早就忘了要将公司还给她这件事情。

……

早上,韩家餐厅。

韩玉燕和林瑶瑶早早把食物摆上桌,韩生、袁琪和韩秀雅才姗姗来迟。

林瑶瑶牵起嘴角,故作欢快的说:“舅舅,舅妈,表姐,早安。”

“嗯。”韩生冷淡的点点头,算是回应。

韩玉燕还在摆盘子,袁琪语气尖酸的说:“坐下吃饭吧,那些活儿不是佣人干的么?你在那里添什么乱。”

“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们母女呢。”韩秀雅接过话头。

韩玉燕和林瑶瑶听到这句话,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若不是袁琪和韩秀雅故意让佣人不听她们的话,她们哪里需要做这些。

眼看林瑶瑶要发作,韩玉燕拉住她,朝她轻轻摇头,然后在下面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林瑶瑶脸色铁青的坐下,几乎没有胃口再吃早餐。

饭吃到一半,韩秀雅不知是不是故意,她“啊——”了一声,调羹掉到了地上,一瞬间四分五裂。

守在一旁的佣人准备上前,被韩秀雅拦下,她笑眯眯的开口:“姑姑,你就坐在外面,你帮我收拾一下。”

听到这句话,林瑶瑶嗖的一下站起来,盯着她开口:“表姐,我妈还没有吃饱,我帮你收拾吧。”

“你确定吗?再不走的话,上课可要迟到了。”韩秀雅看了一下手表。

“没关系,我动作很快。”说完就要蹲下身捡调羹的残渣。

韩秀雅耸了耸肩,毫不在意:“随便你,反正我要先走了。”她果然起身就走,韩生和袁琪仿佛没有看见这场闹剧,也相继离开。

韩玉燕把林瑶瑶拉起来说:“瑶瑶,你快去学校吧,妈妈来收拾。”

“妈,你不要动,我来就好,免得伤了你。”林瑶瑶再次蹲下身,手不小心被碎片划伤。

“瑶瑶!我让你去学校!”韩玉燕看见她流血,有些着急,语气变得十分强硬。

眼泪在林瑶瑶眼眶打转:“妈,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忍气吞声!这种生活我真的受够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