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的屎是奴的饭 野兽都该死

情感网文 2020-06-03 06:00:30

伴随一串动听的手机铃声,仗尔睁开了眼睛,刺眼的眼光透过窗子射在她左边的脸颊上。

“谁啊?大早晨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仗尔伸了个懒腰,一只手挡住了脸上的阳光,另一只手拿起手机,不耐烦地接通了电话。

“大小姐,已经九点半了,昨天不是说好了早上八点在T大门口见面的吗?我已经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姜笙略带戏谑又装出三分愠怒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吓得仗尔拿远了手机。

“啊......T大门口......”她迷迷糊糊地应答着...等等...T大?!她想起了什么,惊坐起来。“你你你等我,我半小时内绝对到...喂...喂......姜笙!”

完了完了完了,仗尔揉了揉自己鸡窝一样凌乱的头发,昨天是自己主动约了姜笙去T大搬宿舍,而自己竟然将这事忘的一干二净。

何仗尔对于自己刚从美国回来就接到学校让搬宿舍的通知并不感到意外,大一的时候,姨妈不放心自己亲姐姐唯一的遗孤独自出去居住,一周七天,至少五天,仗尔都是住在齐家别墅的,再加上她大二上学期整整半年消失在T大,她自然明白自己在室友眼里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入学前就听说T大大二可以有换寝室的机会,不用想也知道,她那五个室友自然会邀专业里玩的好的姑娘来同住,以至于她们给仗尔发消息,一边装作姐妹情深难舍难分,一边小心翼翼地试探仗尔是否愿意搬走的时候,她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反正自己住在这也是受孤立,不如去新环境里交些新朋友。

T大作为一所医学院校,考试周较长,各个年级,从12月中旬考到1月底,现在是一月初,学校里大多数专业的人还忙着泡在图书馆备考,仗尔和室友的专业是临床医学,估计要考到一月20号左右的样子。仗尔现在去收拾因为出国交流被自己荒废了一学期的宿舍应该算是方便的,不会打扰室友们学习也不会因为校园里人流太多而行动不便。

巧的是姜笙所在的S大早早就放假了,刚好有人能帮自己。

仗尔胡乱抓了两件衣服洗了把脸就出门了,出门前,她不经意间扫到大门侧边的穿衣镜,果然,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一个姑娘,她再一次回忆起慕夏的信,不禁一身冷汗。

虽然仗尔和姜笙当闺蜜的这5年时间里,一起出去玩了不下几十次,仗尔迟到一两个小时已经称不上什么稀罕事了,但见到姜笙那张气鼓鼓的脸时,仗尔还是有些突如其来的愧疚和不安。

半年未见啊,姜笙出落得更加好看了,很显腿型的牛仔裤配上时尚的白色外套,烫成波浪形的板栗色长发温柔地垂到背部二分之一的位置,整个人自有独特的气质。

姜笙是仗尔的初中同班同学,在H中也曾风靡一时。与何仗尔寄人篱下而来的资本不同,姜笙本身拥有幸福的家庭,虽比不得仗尔富裕却也花销不愁,且是生来一副高挑纤细好容貌。

若她仅仅是以色示人,还难以引得H中不尽男生的疯狂追求。

姜笙偏是个内外兼修的姑娘,自小接受良好教育,精通钢琴弹奏,又热爱古典文学与诗词,在自己创作的文学作品之路上也颇有建树。

姜笙的存在让年仅十二三岁的仗尔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危机,她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完美的女人,小小的年纪自然也不会在意姜笙远胜过自己的美貌和才华。她真正在意的,只是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妄图在语文课上和自己争宠。

何仗尔很小的年纪,便经历了家庭翻天覆地的变化,纵是在齐家保护之下成长为了一个活泼乐观的少女,争强好胜的性子也是在所难免。而姜笙,作为一个被父母捧着长大的女孩子,第一次遇到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人,心中自然是憋了一口气。因此初中将近三年,两个女孩见面针锋相对,考场上明争暗斗,乐此不疲。

世界上总有很多解释不通又让人倍感奇妙的事情,比如女人之间的感情。

她们关系的转折点就发生在15岁将近初中毕业之时,一次阴差阳错的换位,姜笙坐在了仗尔的后桌,正巧是毕业冲刺的时候,作业多到凌晨两三点也写不完,H中的管教又最是严格,班上不少人都选择每天早上互相抄袭一下没有太多含金量的作业,仗尔和姜笙也不例外,一来二去,两个人开始把彼此相似才华之间的竞争关系转变成了不可言说的默契和旗鼓相当的欣赏之情。

毕业之后,两个人闲了下来,话题就更多了,聊着聊着两个人才发现彼此看似完美的表面下,都有和其他15岁少女一样八卦敏感的内心,懒惰又佛系的心态,以及那些早该掩于唇齿止于岁月的女孩子间的小秘密。

从15岁到现在,五年间沧海桑田,曾经初中班上那些看似很铁的哥们闺蜜,都已经不知道彼此所在何方,只有仗尔和姜笙之间保持着这份难得的闺蜜情。

T大其实很小,从教学楼到宿舍,如果走得快,最多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大一刚来学校的时候,仗尔经常七点四十起床洗漱,去赶八点的早课,也从来没有迟过到。T大官方美其名曰:为了给忙碌的医学生节省浪费在路上的时间,而里面学生总是对学校的规模颇为不满,只有嗜睡的仗尔觉得很好。

一路上,仗尔都在和姜笙讨论T大与S大各自的利弊,以及宿舍里哪些东西可以直接扔了买新的,哪些要先带回家下学期再带到新宿舍。

“你笑什么?”忽然,姜笙看着仗尔嘴角浮现的莫名其妙的微笑一脸疑惑地问。

“我就是突然想到咱俩认识了三年,在快毕业的时候才开始熟悉起来,说起来真的是匪夷所思。”

“嗯真的挺奇怪的,想想咱们的班主任韩老师,现在都是蒙的呢......不过,韩老师好像不喜欢我。”姜笙摇了摇头。

“哪个老师会喜欢在她班里'兴风作浪'的女生,虽说你无心,当初周阳他们几个不老实的追你那么久,闹得整个年级人尽皆知,还搞什么全校公开表白,记得快期末考的时候,有一天我爬楼时竟然每阶楼梯都贴上了姜笙嫁给我的标语,你是没看见校长那张黑脸......话说,她也不喜欢我呢......”仗尔一开始还是略带戏谑地笑着,说到这,突然语塞。

“是因为尚文尘吗?我初二时和你并不熟悉,只听班里那群好事的说4班的吴微微也喜欢尚文尘呢,似乎还和她们班女生建了个群专门骂你?你这暴脾气竟然转天就去校长办公室门口堵校长去了。”

谁人都知道,4班班长吴微微空坐班长一职,实际上什么都做不来,无非是她妈妈仗着家里那点权势给各位任课老师塞红包,其中也包括仗尔他们班的班主任,同时也是4班的数学老师的韩悦。

何仗尔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想着自己并未与尚文尘有私情,或许说,没人有证据他俩有私情,又仗着自己连续几次学年第一的身份,谅校长不可能坐视不理。这件事情自然在学校里闹得满城风雨,听说吴微微被给予处分严肃教育了,听说吴微微的妈妈在H中门口泣不成声......何仗尔听说了很多事情,但唯一亲眼看到的,就是韩悦对她的一脸冷漠,还有,她和尚文尘的事情完完全全暴露在韩悦面前了。

“你毕竟是她年终评选职称的重要参考物,普通班里出了年级第一,多么往脸上贴金的事情,她还是给了你两分薄面的。”姜笙拍了拍仗尔的肩膀。的确,韩悦没有太为难她,尚文尘的事情,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象征性地找仗尔谈了一次话,警示早恋影响学业以后,就再也没管过了。

像是陷进了回忆的漩涡,两个女孩放慢了脚步。初二的她们不曾互相了解,即使后来成了闺蜜,彼此讲过这些生涩的心事,多半也是加入了情感的滤镜,很难再还原当初真实的样子了,所以客观的评价,是不可能得出来的,感同身受,也是一件无比奢侈的事。

两个人走着走着,不觉到了学生公寓B座下面。T大里,女生远超出男生一倍之多,B公寓是学校里唯一一座男生公寓。

“你刚才说B还是D,没太听清。”姜笙说话的时候,还在用刚才的速度往前走,却不知道仗尔何时放慢了脚步,回过头,发现仗尔已经离自己5米多远,像是看见了什么,有些惊慌。

姜笙不禁抬头去找,B楼门口,一男一女两人相对而站,旁边放着行李箱。

女孩穿着一身正红色的绒裙,很薄的黑色打底棉裤配及膝的靴子,身材高挑柔美,正在微笑,而男孩穿了一身亮蓝色的羽绒服,带着灰黑色鸭舌帽,站在与女孩距离不远的地方,低头轻声说着什么。

姜笙和仗尔在B楼门口看了很久,姜笙也不知道仗尔在发呆些什么,正常的小情侣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姜笙正打算拉着仗尔离开,毕竟久久盯着人家情侣看怎么着也不是个礼貌的事,忽然男孩转过了头,与姜笙四目相对,姜笙清了他的脸。

即使5年不见了,那张脸还是那么熟悉,那么帅气,那么......人畜无害。

瞬间所有15岁那年H中以自己闺蜜为中心的闹得风风火火的旧事在姜笙脑子里一幕幕地闪现,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所谓冤家路窄的真谛,开始后悔没有早点拉着仗尔转身就走。

是尚文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